欢迎访问山东管理学院 山东管理学院经贸学院首页
商界在线
学院动态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正文
金融危机十年,92岁格林斯潘又有了新的预测
日期:2018-07-09 09:33:13 添加人: 点击率:


“预测不断失败,并不能阻止我们对无法实现的先知先觉的追求,这是人类的本性使然。”艾伦·格林斯潘在他的自传《动荡的世界》中,浓墨重笔地描述了人们对于经济预测根深蒂固的执着,还专门用一章的文字来记录自己的经济预测生涯。

担任美联储主席19年间,他成为众人口中的“美元总统”甚至“金融沙皇”,业界戏称他的公文包里藏着美国乃至全球“经济引擎”的秘密。如今,92岁的格林斯潘,在金融危机十年之际,又开始了他的“预测”老本行。

7月7日,格林斯潘通过视频方式在“2018青岛·中国财富论坛 ”发表了开幕演讲。据他观察,部分统计数据一般在经济出现衰退之前会达到峰值,所以具有持续的指示作用。而到目前为止,他看到,这些指标又有所抬头。

“虽然每一个泡沫都会破裂,但经济学家们还不能确定的是,哪一个泡沫破裂会带来严重的后果。”格林斯潘说,由债务促成、高杠杆的金融机构推动形成的泡沫,是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条件。但目前没有足够多的例子可以让我们确切知道,当前的体系还能够走多远。

第一财经记者发现,格林斯潘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——储蓄不足、社会福利增长,以及加征关税对经济增长的抑制。“我所看到最让人担忧的统计数据,好像其他人都不是很在乎,”格林斯潘说,这样的现状需要改变。

生产率的担忧

格林斯潘在早期就曾反复表达过他的观点——当前若干严峻的长期经济困难,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由对经济未来的投资不足引起的。

他认为,目前正经历一个非常时期,人均GDP指标可以看出这一点。1980年至今,中国与美国的人均GDP存在较大差距,中国必须努力去缩小这个差距,而可以看到的是,这个差距确实已经在缩小。

更具体的指标是钢铁产量。美国在全球钢铁产量当中的占比,从1976年的23%,下降到2015年的5%;而另一方面,中国的钢铁产量占比从3%增长到50%。铝业类似,美国的铝产量占全球产量的比例也从40%,下降到2016年的3%;中国产量所占比重,则从1960年1.5%增长到2016年的40%多。

“从来没有看到过,在这样的一个时间段里,能有这么显著的增长情况。”格林斯潘说,这样的变化是有非常显著的政治影响的。对于美国总统来说,针对这样的变化,他必须要做出一些反应。因为对他而言,“铁锈地带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,因为很多投票来自这些地区,即美国中部偏东部的地区。

探究数据变化背后,是储蓄率与投资率的差异。格林斯潘认为,美国储蓄占GDP的20%左右,中国储蓄占比要高得多。资本积累越多,投资就越多,经济增长也会显著提升。中国能够以如此显著的速度增长,正说明中国的资本投资非常充沛,而投资正是所有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所在。

“二战”之后,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有所放缓,但依然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。但必须看到的是,社会福利对储蓄的挤压。在当前法律环境之下,可以预期,美国社会福利占GDP的支出还会不断上升,这也就意味着国民储蓄将会不断下降。

不过,储蓄对投资的推动作用有一个分界点,那就是1980年。之前,储蓄对投资推动作用非常显著;之后,在储蓄之外,投资找到了另一个驱动力,那就是借贷。

“从美国的资产负债表来看,1990年之前赤字是比较适中的,但是之后,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全球借债,目前金额已经达到了8万亿美元。”格林斯潘说,而最新的季度数据显示,美国的债权国,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愿意为美国提供融资了。

上述各类问题的结果就是,在很多西方国家都出现了经济增长的明显减速。据格林斯潘观察,目前全球来看,中国是除了爱尔兰之外,经济增速能够达到6.5%这样一个高增速,其他国家最多只有1%。不过需要指出的是,爱尔兰增速很大程度上是统计上的原因导致的,调整后实际的增速也并没有那么好。

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指标,是企业愿意在长期固定资产上投资的资本的比重。特别是从真实的长期利率、通胀率、投资者预期收益的关系来看,2000年左右出现过一个明显的经济衰退。如果长期利率出现波动,那么可能会引发一些波动,包括股市。长远来看,那就必须提高真实的利率。

“经济学界有一个现象,叫做时间偏好,即人类考虑未来发展时,利率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”格林斯潘说,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类的本性会发挥重要作用。格林斯潘此前对时间偏好有过解释,他认为这是人类一种不言自明的心理倾向,人们对今天拥有的某项资产的估价,要高于在未来的某个时点拥有的同一资产。所以,时间偏好会影响储蓄倾向。

据格林斯潘跟踪统计,前述主要统计数据的峰值,一般都出现在经济衰退之前。而到目前为止,可以看到数据又有所抬头。

建议及时止损

他认为,历史经验表明,对经济大规模征税有可能导致经济陷入衰退。现在美国已经足够接近这样一个危险的局势,应该停止继续加征关税。理论上来讲,在没有关税的状态下,全球经济的效率是最高的。根据大卫·李嘉图的观点,没有关税的情况下,经济体系是非常简洁,且能够自动进行调节的。

“当你去增加关税,是希望给出口国制造麻烦,但实际上,这些关税最终是你自己的国民在买单。”他认为,提升关税,实际上影响到了进口国的购买力。因为,所有的关税实际上都是一种税负,加征十亿、百亿美元的关税,本质上相当于对自己的国民征收十亿、百亿美元的税收。

在格林斯潘看来,美国加征关税带来的危害很多。历史经验表明,对经济大规模征税有可能导致经济陷入衰退。格林斯潘认为,现在美国已经足够接近这样一个危险的局势,应该停止继续加征关税。

“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两难的局势——如果不削减关税,之前从降低企业税收、减少政府收入等获得的发展优势,所有这些节约和投入都会被加征关税政策所抵消。”他担忧,关税可能变得非常高,进而导致经济增长停滞,这是当前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。

他建议,应该及时“止损”,否则就会遇到严重问题。到那时只能祈祷美国能够像历史上经历过的几次一样,幸运地成功从问题中走出来,并进行重构。

社会福利压力

凯恩斯提出的“动物精神”,是格林斯潘非常推崇的一个概念,用以描述“一种自发的行动本能,同时这种行动也不是对加权收益值和成功概率的理性判断的结果”。

在格林斯潘看来,近年来一种难以理性解释的“民粹主义”正席卷欧洲和美国,还在不断扩散。这些变化也体现在央行清算数据上。“欧洲中央银行清算数据显示,德意志银行提供的信贷,比实际使用的信贷要低的多,西班牙和意大利也出现了类似情况。”格林斯潘称,融资的流向是在从北欧流向南欧,主要是流向了意大利、葡萄牙、西班牙、希腊等国家。

但是,同时也出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现象,那就是德意志银行、法国银行、比利时银行等也在借贷,这是非同寻常的现象。而格林斯潘认为,欧元区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,很快就能看到这些问题的浮现。

满足底层民众的需求,就需要增加社会保障。如前所述,格林斯潘认为,社会保障支出对储蓄有挤出效果,会导致投资的后续不足。

实际上,格林斯潘对社会福利过高等问题的担忧,从上一轮金融危机之后就一直持续着。对于美国战后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和其他福利制度,并在1965年实施公共医疗计划和医疗补助计划,所带来的长达40年的社会福利支出暴涨,他曾给出过“我们正在消耗自己的种粮,破坏美国立足于世界所依赖的强大发动机”的论断。

格林斯潘曾在上世纪提出了著名的“非理性繁荣”,并在上一次金融危机爆发后,对危机的传导后果做出过抽象概括。他认为,泡沫一定会破裂,但不一定每一个泡沫都有毁灭性的后果。泡沫的破坏后果,不但取决于“有毒”资产的类型,还有这些资产持有人的杠杆率。而后者,决定了危机能够蔓延到多广的范围。

那么当前是否存在非理性繁荣?格林斯潘说,人类的本性会将我们引向非理性繁荣,但是目前还没有观察到足够的例子来判断,目前的经济体系还能够走多远。




Copyright © 2012 山东管理学院经贸学院 历城校区:济南市历城区桑园路60号 邮编:250100 长清校区:济南市长清区丁香路3500号 邮编:250357
       联系电话:0531-88617782         E-mail:jm7781@163.com
 点击访问:山东管理学院 山东管理学院经贸学院